生活
吴淡宁   图/刘嵩    2018-07-15    第519期

大国中医

中医是一门古老而神奇的医学,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曾真正认识它。

影像志 0 0

“欲续断弦未得,乌头白,最苦参商。当归也!茱萸熟,地老菊花黄。”这是南宋词人辛弃疾作品《满庭芳·静夜思》中的片段,其中包含多味中药的名称。短短几句词,不仅将深闺妇人对丈夫的思念抒发得淋漓尽致,还让中医药名的意趣跃然纸上。

其实,中医的韵味和神奇之处不止于此,只是并不为人所熟知。在普通人眼中,中医无外乎黑乎乎的汤药、把人扎成“刺猬”的针灸和因菲尔普斯而为世人熟知的拔罐。曾经,刘嵩也这么认为。

2011年,刘嵩初次踏入中医馆。在亲眼看着医师用火熨疗法为一位大姐治疗头痛之后,他的想法发生了转变。也是从那时起,刘嵩开始了中医影像专题的拍摄。

雷火灸是一种广泛应用的中医传统疗法,药包由多种中药制作而成,在热力作用下,药物渗透到人体内,可活血化瘀、消肿止痛;老氏静卧养生法可通过睡功来提高睡眠质量、增强体质;战国《五十二病方》中便有药浴可解暑祛湿、醒神补脑的记载,故得屈原“浴兰汤兮沐芳”的赞叹……随着拍摄的深入,刘嵩接触到很多平时无法看到的中医治疗手段,也慢慢发现中医是一门古老而神奇的医学,但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曾真正认识它。

“经过几年打磨,他(刘嵩)对中医有了更深的了解和知识储备。自己像个老中医,照片才能拍出中药味。”知名摄影师、策展人傅拥军一直关注刘嵩这组《大国中医》影像作品。

拍摄这个专题并非易事,联系采访对象、预约拍摄等都需花费大量时间,有时一个地方要反复去拍几次才能得到满意的画面。为了拍摄中医丰胸的照片,刘嵩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来联系医院和寻找拍摄对象,而最后真正拍摄只花了一分钟。

今年5月,刘嵩《大国中医》系列作品入围阮义忠摄影人文奖。有读者留言说,作品“沉静中带着一丝荒诞”。刘嵩却说自己并没有刻意使用摄影技巧去营造氛围,而是选择平实的视角进行客观的记录。“古老的中医手法,在如今的人看来可能会觉得很神奇,所以才更有必要通过影像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它。”刘嵩写道。

截至2018年,精选出来的《大国中医》系列影像作品有200多张,但刘嵩并没有打算停下记录的步伐,正如他所言:“纪实摄影是一个要耐得住寂寞的摄影类别。我也尝试过其他类型的摄影,但我最终仍然坚持使用传统的纪实手法来进行摄影创作。在我看来,真正经得起时间考验的,是那些温暖人心、具有时代感、富有人文关怀精神的影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
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可阅读全文
0个人收藏
广告
新周爆款
HOT NEWS
广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