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
唐辛子       2018-08-01    第520期

我从远方来,又到远方去

“要面向未来一步一步朝前进。问题只在于:在所处的时代之中我们能走到哪一步?遵循足音,会有更多后来者朝着目的地前赴后继,这就是人生的意义。”

日本女事记 0 0

“我从远方来,又到远方去。”这是意大利共产党总书记帕尔米罗·陶里亚蒂(Palmiro Togliatti,1893-1964)生前所说的一句话,也是上世纪60年代日本著名漫画人物忍者影丸的临终台词。

忍者影丸是长篇漫画《忍者武艺帐》的主人公,作者是白土三平。这部长篇漫画共计17卷,以战国时代出羽国伏影城城主被杀、城池被夺,城主之子结城重太郎为报父仇踏上学艺之旅为引子,通过错综交织的多条故事线索,描述大名、武士、僧侣等支配阶层与农民、侍从等被支配阶层的身份对立,以及战争、谋略、隐忍与崛起,描绘了壮大、鲜明、惨烈的历史群像。

生于1932年的白土三平,本名冈本登,其父是画家冈本唐贵。冈本唐贵年轻时受立体主义和形而上派影响,1929年日本成立“日本无产阶级美术家同盟”,他是创立委员之一。因为加入日本共产党,冈本唐贵被视为反政府激进分子,曾被特高课拷问,留下脊椎骨疡的后遗症。
白土三平上中学时和弟弟铁二一起跟随父亲学习绘画。16岁那年,在父亲好友的推荐下,他开始绘制“纸芝居”。纸芝居类似于民国时代的“拉洋片”,即连环画剧,是一种以孩子为对象的街头娱乐。明治时代出现的纸芝居以“立绘”为主:将绘制的人物剪下来,制作成有鲜明背景的立体画,一边替换画面,一边把画面上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。昭和时代初期,纸芝居转为以“平绘”为主。平绘指背景与登场人物绘制在同一张纸上,平绘方式的纸芝居,后来被视为日本现代漫画的前身。

从纸芝居起步的白土三平,几年之后因为纸芝居的没落而转入贷本漫画界。所谓“贷本漫画”,是以单行本为主流、专供贷本屋的一种漫画书。贷本屋就是中文所说的租书店,贷本漫画也就是出租漫画,一般摆放在租书店里出租给读者。战后的日本,贷本漫画流行过近20年,直到60年代初日本进入全民电视时代之前,贷本漫画的生意都相当不错。

《木枯剑士》是白土三平初入贷本漫画界时的处女作,《忍者武艺帐》则是他的成名作。《忍者武艺帐》在1959年年底出版第一卷时,正是日本安保斗争运动爆发前夕。安保条约全称“日本国与美利坚合众国之间互相合作与安全保障条约”,是日美两国于1960年1月19日在华盛顿签订的新安全互助条约,以取代1951年的旧安保条约。新安保条约修订了美军驻日条文,并注明日美两国联合抵御武装攻击的安全防范方针。该条约引起了日本左翼人士的强烈不满,并因此爆发了大规模的左派学生与工会示威运动。

《忍者武艺帐》正是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开始出版、发行,其中所讲述的被支配阶层与支配阶层的对立与反抗,无惧死亡的革命信念,鲜明的个性与强烈的反叛精神,与当时左翼学生的价值观极其吻合。因此,白土三平漫画中的人物台词,经常被左翼学生引为宝典。

例如《忍者武艺帐》第七卷中忍者影丸与甚助之间的这段对话:“即使我死了,也一定会有后继者出现。即使失败,人们依旧会朝着目标,为实现平等幸福的生活而战斗。没有武士、没有大名的世界,总有一天会到来。这或许要到百年后,或许要到千年后,但一定会到来。曾经有奴隶起义打倒了巫婆(指邪马台国女王卑弥呼),推翻了古代社会,庄园农奴的叛乱灭亡了贵族。现在我们与武士、大名作斗争,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会获得新生。人类的历史就是斗争的历史。要面向未来一步一步朝前进。问题只在于:在所处的时代之中我们能走到哪一步?遵循足音,会有更多后来者朝着目的地前赴后继,这就是人生的意义。”

《忍者武艺帐》中洋溢的革命浪漫主义,深深打动了60年代投入学生运动的热血青年们。它因此获得了大批年轻激进的大学生粉丝,并得到左翼学者们的极高评价。1967年,导演大岛渚将《忍者武艺帐》改编拍摄成电影,更令白土三平的人气达到顶峰,成为左翼热血青年心目中的漫画鼻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END
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可阅读全文
0个人收藏
广告
新周爆款
HOT NEWS
广告